[95] 欲速不达 C1


C1


朴智旻第4次从厕所回来的时候,脸色又比上次回来时差了些。金硕珍从旁边的办公桌伸出只手有些恶作剧似的敲了一下朴智旻的膝盖窝,他就一下子趴倒在桌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看着金硕珍,怪罪的话到了嘴边说不出来。

 

朴智旻肤色本来就白,这下更白了,金硕珍瞅着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后辈心生怜惜,问他是不是吃错了东西要不要买药,又只见他把自己缩在一块儿,窝在交叉着的手臂里,摊在桌上摇摇头,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冬天吃那么多橘子,自找的吧。”金泰亨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不大但分量可重,朴智旻低着头听,想他是一副数落人的模样,尽管他说的都是事实。朴智旻上个月才刚从肠胃炎的魔爪里逃出,但好了伤疤忘了疼,想吃什么还是拼命吃,丝毫不节制,吃了一袋子的砂糖橘,想逞一时酸甜的畅快,最终是坏了肚子。

 

手里还有上头布置的任务,朴智旻想了想闵玧其那张任谁看了都觉得欠他钱的脸,实在不敢怠慢,朝金硕珍摆摆手,算是谢谢他的好意。转头便对金泰亨使眼色,大致是认识这么久了还是这么不懂关心人,最后自知理亏,不好对他说什么。

 

如果非要说谁是谁的前辈,是金泰亨先进来的公司,在朴智旻的认知里,职场里的同龄人虽不该有难同当,也许还能有福同享,后来他觉得他想多了。可说两人不亲近也不是太正确的说法,金泰亨好歹去过几次家里,在朴智旻疼地只会嚷嚷的时候做了好几顿白粥。

 

尽管真理总掌握在金泰亨手上,吃橘子吃到拉肚子,始终还是自己活该。朴智旻想到,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好照顾自己。

 

相比起来,朴智旻和哥哥们相处地好像还顺利一些,金硕珍几乎担当着朴智旻的笑点,尽管周围人都受不了他那些古老的大叔梗,冷不防来一句,偏偏还对朴智旻有效。金南俊早来两年,工作经验丰富,在上交前请教他总有些建设性意见,这样就可以少在闵玧其那儿受挫。而至于闵玧其,原以为只是一副冷冷清清模样,心里头还是挂念手下的人,奖罚分明,该给的一样不少,到了朴智旻这里也一样,何况,用熊本熊做电脑屏幕的上司,这年头上还能哪儿找。

 

中途朴智旻又跑了几趟厕所,揉着蹲麻了的小腿肌肉,开始埋怨公司厕所不用坐式马桶,金硕珍趴在一旁说可以走了,他抬头一看表,确实到了下班时间。

 

婉拒了金硕珍说顺路载他的好意,朴智旻估摸自己还有三分之一的报表没做完,决心还是加个班。黑夜渐渐接替黄昏,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之后,四处的灯熄了大半,只留下附近的几盏。朴智旻再从电脑前抬起头,是因为眼睛过于酸胀,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听骨骼咯咯作响,发现金泰亨还坐在位置上,眼睁睁看着自己张大嘴的模样。

 

朴智旻合上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问了一句:你在赶策划吗?金泰亨点点头,反问他想吃什么,该点外卖了。朴智旻有点兴奋,说要回锅肉,还有冰柠檬茶。金泰亨嗯了一声,听见朴智旻哒哒哒又往厕所跑。约过了几分钟,手机提示有新的短信。

 

我忘记带纸了TvT

 

那你记得带手机?

 

呜哇QAQ……

 

……

 

 

外卖拿回来后,朴智旻凑过去,金泰亨把自己的取出来,整个袋子放到朴智旻桌上。朴智旻打开一看,没有回锅肉也没有柠檬茶,一碗白粥撒几粒葱花,连肉沫也不带上些许。他气急败坏,声音都大了起来:我的回锅肉呢!金泰亨夹起手里的咕噜肉,正要往嘴里放,在朴智旻眼里就像炫耀:啊你手里那是什么,给老子放下,放下!

 

金泰亨放下咕噜肉,正襟危坐起来,说:你肚子疼不能吃刺激的。

 

那你问我想吃什么干什么?!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嘛……

 

绝不能按朴智旻的想法来,按照他那种毫无生活常识的活法,他可能早把自己折腾坏了。金泰亨懒得较劲儿,看朴智旻把嘴巴瘪地脸都变形了,便补充道:等你肚子好了带你烤串儿。朴智旻一听开心,眼睛亮亮的,嗯了一声就低下头乖乖吃粥了。

 

金泰亨找了部电影,四处翻翻没找着耳机,只好把声音调成静音。刚看了电影的开头,朴智旻就含着一大口粥,不清不楚地开始讲话,策划做好了没,咕噜肉好吃吗,回家要干嘛。金泰亨按了暂停键,目光还停留在屏幕,细想三个问题没有什么关联,还是认真回答道:做好了,好吃,没想好。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下文,抬头看朴智旻似是没听的样子。桌面提示来自闵玧其的邮件。说策划不错,还有可变动的地方,详细的上班时再说。他叹口气回复闵玧其,想到什么后起身到休息间倒杯热水,回来后打开抽屉拿出药箱。

 

外卖吃好了盒子就放到旁边,也不拿去丢到垃圾桶就对电脑,金泰亨在心里数落朴智旻,移开杂物找到空位,朴智旻歪头看金泰亨来到旁边,手里的杯子交到自己手上,烫烫的,暖暖的,像冬日被子里的舒服。

 

“把药吃了,两片。”

 

朴智旻很乖地说了一声好。


评论
热度 ( 12 )

© 一颗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