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欲速不达 C2

C2

止泻药和着热水下了肚,喝水时习惯沿水平线看向前方,顺着因为与冷空气碰撞冒出的白烟和反橙色暖光的杯沿,朴智旻的视线最终抵达金泰亨那儿。

电影可能是告一段落,金泰亨抬起头来的时候耳边正好有蚊子嗡嗡作响,疑问冬日蚊子的出现的同时眉头有些惊讶的抬起,五官的小表情比朴智旻想象中的要多一些。

其实朴智旻也没有想过太多,不过人之常情,人总会假设对话那方那人的反应是什么,这样自己才好做出下一个反应。小到饭菜对了口味那个人咂咂嘴,粉色舌尖滑过唇透露满意,可能就会因此记住他的喜好。大到争锋相对时最后却以无厘头的互相示弱调和,可能就能明白原来两人适宜并且喜欢这种结束争吵的方式。

左手拇指上的倒刺不知道什么时候露了出来,白色的顶端冒在指甲和肉之间有向上生长的趋势,右手拇指已经先去摸着那硬硬的小皮了,朴智旻在对数据表做最后检查,分心考虑要不要索性把倒刺拔出来。像是习惯了大问小问都先出口,等朴智旻明白他是在分心的时候,金泰亨已经回答了如果是他他现在就拔出来,留着那一点点看着不利索。

倒刺离开拇指的时候,指肉那一圈都酥酥麻麻地疼了起来,正好右手也按下了保存键,再登陆了邮箱把报表发给闵玧其。朴智旻收到自动回复的时候,金泰亨已经收拾好了双肩包,坐在位置上。

电影里的那个世界下起了大雨,浪漫俗套的结尾留了一个念想,背向而行的男女主角会不会在电影结束的时候,突然转过身子向对方跑去。金泰亨自主作了理解那是个happy ending,无聊时的自我对话让他感觉他自己是个还算浪漫的人。

而电影里的爱情好像总和雨天联系在一起,总能将情绪烘托地淋漓起来,但金泰亨好像不想体会这样的淋漓尽致,如果能在大晴天解决的情感问题,还是……不要留给雨天最好。朴智旻唤了两遍他的名字,他才点点头嗯了一声,把有关于爱情的幻想和总结装在左心室的小房间里。

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朴智旻不耐烦夜晚时光已被工作磨尽,脚蹭着地毯发出沙沙的声音,总吵在金泰亨耳边的蚊子也一直没有停下来。金泰亨问朴智旻见过大冬天的蚊子么,朴智旻就把缩在毛衣里的手背伸了出来,让他看看上面鼓起的两个白色大包,金泰亨耸耸肩庆幸自己只是受了蚊子声的烦扰,低头拉开抽屉把风油精拿了出来,抓着朴智旻的手往上涂。

“感觉我药箱里的药好像就是专门给你备着的。”

 

“诶……”

风油精没了一大半,蚊子不爱金泰亨的血,被蚊子盯上的总是朴智旻,听他在办公室里嗷嗷乱嚎,却不买花露水喷也不买风油精。等金泰亨买来了以后,朴智旻就三番四次地来借用,就像小时候的橡皮擦被借了一次便会有以后,金泰亨自然就是那位“有橡皮擦的人”。而说要把风油精直接给朴智旻的时候,却又不知以什么理由被拒绝了。

朴智旻想想觉得金泰亨总结的有道理,前两天手上被纸角锋利地划出了又细又长的大口子,上的还是他的药和止血贴。

“知道了,有你多实在。”

金泰亨听了手一顿,有些不满意,收回手,问了一句朴智旻肚子还有事没有,扭紧风油精的盖子放回抽屉里,想起方才朴智旻吃了止泻药以后再去过一次厕所,就没什么大反应了。朴智旻应了一声没事了,就和自己的手背玩了起来。他喜欢风油精在皮肤上逗留的最清凉的那几秒,冬天嘴里呼出来的热气转移到手背上,经过了风油精就变成凉冰冰的舒爽。

金泰亨看着朴智旻,开始把幼稚这个词安在了他身上,20几岁的人大概是不再适合幼稚这个词了,而金泰亨却心安理得地把这位同龄的大人划在了需要被照顾的圈圈里。

 

走出写字楼时起了大风,朴智旻捂紧衣领,抬头看见鱼鳞状的云呈块状排列在天空,金泰亨也抬起了头,刘海有些长,就快要刺到眼睛。

 

“这云软绵绵的真好看,像棉花糖。”

 

“呃,是因为强冷空气要来了,大气层不稳定。快下雨了。”

 

“你能不能有点文科素养……”

 

“那我不说话了。”

 

“……”

 

 

S市冬季湿冷,不出太阳的冬日连风里都是水汽,夜晚来临的时候阴风四起,伴着掉光叶子的树干,哗哗作响。CBD的夜晚向来稍有人气,除了时不时有出来锻炼的,林荫道上鲜有人迹。如金泰亨所说,雨即降临,隐隐约约有些雷声。

 

雨正巧赶在回家路上,金泰亨后悔临走前没拿桌上的伞,看雨的架势不会大,只是时长绵延,陡峭的寒意入骨三分。金泰亨侧向一边问朴智旻有没有带伞,朴智旻嘿嘿一声打开书包,

 

身高差的原因打伞自然交给金泰亨,也自然地倾向朴智旻那边,不过引起了对方的不满,嚷嚷自己没有那么矮,请不要刻意强调。

 

金泰亨觉得可爱的要紧,手里的伞摆正了一些。伞不大,放在肩上的手恰好将两人拉近,朴智旻有意向中间靠近,念叨身上的大衣花了半个月的工资,沾了水心啊肺啊肾啊都疼。金泰亨了解他的小心思,伞又挪过去了些。

 

“我都不知道你有这样的颜色取向。”手里的粉色伞柄和两人的黑色大衣格格不入。

 

“呃,我妈的啦……”约是早上匆忙拿错了的,慌忙又补上一句,“哎这不是我的取向啦。”

 

“你末班车还赶得上么?”金泰亨抖了抖湿了的裤脚,雨滴随风,滴滴答答地顺着伞沿往下流,落在棉质衣料上,紧紧地贴着小腿,有摆脱不了的潮湿感。

 

朴智旻耸耸肩,觉得希望不大,让金泰亨走远一些,把自己送到路边打车,伞就交给他了。

 

“回家要挺久的吧。”

 

“一个小时?大概……”

 

“年末了,会忙。不考虑住宿舍么?”

 

“啊!对哦……行政部今天通知我,宿舍批下来了,这两天收拾着呢。”

 

金泰亨进了一趟便利店,朴智旻在外边儿吹了半天的风,他才从里面出来,抱着一堆泡面和零食。朴智旻瘪瘪嘴:你自己吃的可欢了,干嘛老不让我吃。金泰亨捂实了塑料袋,往伞里缩,说道:第一,你胃不好;第二,你心眼不好。

 

上出租车前金泰亨把一支长方状的东西放进朴智旻的口袋,见他坐好了再收回伞,在窗户外头说:回去看看说明书,我没用过,店员说是因为干燥。

 

朴智旻点点头,窗外的雨飘进来,撇到了脸上,凉凉的。扭头向师傅报了自家地址,车开动时又回头向金泰亨摆摆手,粉色伞应景地晃悠了两下。

 

朴智旻拿出口袋里的东西,一看是指缘油,见女同事用过。

 

倒刺的小口子好像也没那么疼。

评论
热度 ( 9 )

© 一颗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