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旻] 太子牌酸奶

 

文/点

 

 

“太子殿下,恕臣问一句,这几夜您过得可好?”

 

田柾国正专心逗着笼子里的两只青绿色蝈蝈,许久才察觉到金太傅在跟自己说话,他终于放下竹签儿抬起头来。

 

“嗯。不咋样,没啥意思。”

 

“怎说?”金南俊觉得腿甚酸,见四处无人,索性也坐了下来,把嘴巴贴近了一些,“哎,秀妃怎么样?”

 

“不好玩儿,唱歌跑调。”

 

“恬妃不错吧?”

 

“表演99种哭法,哭了一晚上。”

 

“呃……晴妃总可以了吧?”

 

“这个还行,说陪我掰手腕,唔……就是现在好像躺在了太医那儿。”

 

金南俊终于忍无可忍,他目光凌冽,正色道,“你们就没有做一些大人会做的事情吗?”

 

田柾国听到此话,陡地瞪大了他的双眼,金南俊似乎从那里边儿看出来一些代表希望的光芒。

 

太子能听明白太傅话里的意思,“呃有一位我忘了名字了,说要跟我睡觉,我答应了。”

 

“真的?那意思就是成啦?”

 

“嗯嗯!我赢了!”田柾国又一手抓起一支竹签儿来,把蝈蝈逗地上蹿下跳,他不亦乐乎,露出白白的牙齿。

 

金南俊又不明白了,眉毛皱起来,“太子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你都不懂,比谁先睡着,那肯定是我要赢的!”

 

“太子殿下!”金南俊欲哭无泪,他觉得有点透不过气,“臣脑袋有点疼臣就先退下了,没什么事儿就请不要找臣了。”

 

“慢着金太傅。”田柾国留住金南俊,眼眸亮起来,“最近民间可有好玩儿的事情?”

 

“听说有个叫酸奶的食物从西洋传了过来,口感清奇,老少皆宜,这酸奶生意红火的是蒸蒸日上,门庭若市,店铺里是人头攒动,比肩叠踵,热闹非凡,简直就是fabulous,marvelous……”

 

“停金太傅,说重点。”

 

“小朴酸奶。”

 

 

 

 

 

太子换好行装,一身白衣英俊潇洒,拒绝了金南俊的跟随,独自一人就出了宫。外面的世界可比宫里有意思的多,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害怕有谁要在饭里下药下毒,也不用假装不喜欢什么东西。

 

小朴酸奶坐落在集市的西面儿,迎着春日,才开张没多少天生意就如遇东风,顺利地赚了好多桶金。

 

田柾国哪里是排过长队的人,他傲气地走到柜台前,眯起眼打量起这种外来商品,是不是真像金太傅说的那般神奇。他仔细观察了一番,晓得酸奶大概是一种白嫩的、柔滑的物质,装在透明罐子里,又要藏在冰块儿里,娇气得不行。

 

“喂,这些那些——还有那些,我全要了!”田柾国从腰间掏出一袋铜板儿,哗啦啦地洒在桌上。老板头也不抬,脸躲在不合尺寸的帽檐下,田柾国只能看到他抿紧了的两瓣儿嘴唇。

 

——红的很,像山楂果肉。

 

“公子,每人每天限两罐。”老板在又卖出终于抬起头来,皱了皱鼻子似是在笑,“而且您要排到队伍后边儿去,先到先得。”

 

什么玩意儿,田柾国想,我堂堂当朝太子可不能是这种待遇。

 

“哦?你就是这小朴酸奶的小朴?”

 

“呃,那难不成我是酸奶?”

 

田柾国哽住,身边儿的人都嘿嘿地笑,小朴也望着他笑,眼睛笑没了变成了两条线。他有点生气,朝着天空狠狠地打了两个响指,左右侍卫在3秒之内就能赶到。

 

“老左,装罐子;老右,扛人。”

 

众人目瞪口呆,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强抢男子了?他们正要冲上前去为酸奶店老板讲讲理,老左一个箭步挡在田柾国跟前,“放肆!还不快点参见……”

 

“老左!”田柾国一喝,老左噤声退到后边儿去,他对着众人倒是有足够的礼数,“这老板,过两天就还给你们啊,不急不急。”

 

 

 

 

 

“你没跟我说你是太子殿下。”小朴被老右扛在肩膀上一路震得慌,气若游丝地吐出一句。

 

“哦?那我要是说了你是不是就先卖给我了?”田柾国总算摆出了自己的身份,顿时觉得高人一等。

 

“那倒不是……您还是得排队。”

 

金南俊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放假,正托着下巴打盹儿,小顺子一声长吼太子殿下驾到,把他愣是从梦里吓醒。田柾国突然驾到太傅宫早不是什么神奇事儿,但他这回还带了个人,肤白唇红,眼神迷离,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何事将要发生。

 

好吧,金南俊也不知道何事将要发生。

 

他和那位小兄弟齐齐看向田柾国,一个还没从震荡里缓过来,一个正准备进入震荡里去。

 

殿下终于开了金口,“名字?”

 

“鄙姓朴,名智旻。”

 

“朴智旻,今晚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亥时到我房间里来。”

 

“啊?!”

 

金南俊终于晓得为何太子殿下对花花草草不感兴趣了。

 

亥时到了,朴智旻踌躇在太子殿前,慢慢吞吞地敲了几下门。田柾国兴奋地跑出来,手里攥着一罐已经吃了一半的酸奶,眼中精光闪过,一把扯住朴智旻的袖子,将他拉到内间里去。

 

“开始吧。”田柾国打了个响指,底下好几个人利索地把东西端上来。

 

朴智旻定睛一看,这不是围棋棋盘么,“殿下这是?”

 

“哦哟哟,瞎咯!这还不明显!”田柾国把袖子一挽,露出精壮的手臂来,他长臂一伸手指用力,努了努嘴,“我先来!”

 

白棋冲地凶猛,一下子把两个黑子撞下棋盘。

 

……

 

朴智旻哑然,不好违命,只好也挽袖陪太子殿下玩儿,两人你赢一局我赢一局不分上下,大战五十回合后窗外竟听见了鸡鸣声。朴智旻不敌困意只好认输,他嗓子干哑,软绵绵地向田柾国申请,“殿下,求您让我睡会儿。”

 

田柾国也困得不行,见朴智旻认输了软下心来,一把捞过革命战友,“走,睡觉去。”

 

“殿下,酸奶要给钱的……”

 

朴智旻推不开田柾国,也不敢推。

 

“闭嘴睡觉。”

 

 

 

 

 

听小顺子说太子殿下挑灯夜战,金南俊特意到了中午才敲田柾国房门,等了许久没反应只好轻悄悄地进去,来到床前愣是把他一七尺男儿吓矮了三分。

 

田柾国的手放在朴智旻的屁股上,朴智旻的肘子抵在田柾国的脑袋旁,正好这样田柾国就躺在了他的颈窝里,睡得可香。

 

才智过人的金太傅这下看不明白了,只好又再悄悄离开,一边双手合十祈求佛祖洗涤他纯洁的灵魂,经过门前时叫住了小顺子。

 

“小顺子,太子后宫共多少位妃子。”

 

“回金大人,上上下下一共1013位。”

 

“什么?哪个王八犊子选的这么多?”

 

“回金大人,好像……是您……”

 

金南俊捂脸欲哭,“作孽啊……”

 

田柾国醒了,他第一件事就是找朴智旻。朴智旻躺在旁边儿,眼睛也不睁一下,只有红唇一张一合的,“太子何事?”

 

“今日我们再战三百回合可好?”

 

“不好太子殿下,我手臂疼,我给你表演做酸奶如何?”田柾国想想也好,看这玩儿至少比听诗看舞有趣多了,他点头当是答应。朴智旻还困又把眼闭上了,太子可不允许有人在他面前睡觉,于是他狠狠地掐了一下朴智旻的屁股。

 

朴智旻陡地把眼睛瞪大,忍下万千秽语。

 

“太子殿下,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

 

“说。”

 

“我还是不说了。”

 

田柾国旺盛的好奇心不允许别人对他有所隐瞒,“不说就砍头。”

 

“说了您也砍我头。”

 

“我发誓我不砍你头,你说便是。”

 

朴智旻深呼一口气。

 

“田柾国,恕我直言,你他妈就是个变态!”

 

他说完立马跳下床沿,揉着屁股落荒而逃,留下高高至上的太子殿下一人凌乱。田柾国突然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嘿嘿嘿地发出笑声来,起初还是轻悠悠的,后面竟演变成大笑。

 

怎么被骂了这么开心咧,田柾国偷偷地想。

 

 

 

 

 

朴智旻端坐着,花式表演做酸奶,田柾国在一旁一声不吭地看,瞪着一双大眼睛,也不知道看明白了没有。宫里就是好啊,原料那么多,冰块也不用上北拉,白糖不用往西进,牛奶不用向南追。朴智旻趁着还有环境优势,做完原味儿的就开始挖掘新的口味,愣是折腾了一整个下午不带休息。

 

田柾国也有精神,他不止胸怀广阔,肚量也不容忽视,一口接一口地吃,一边连连叫好。

 

大概朴智旻干啥他都觉得有趣。

 

“晚上再约围棋!”田柾国抓住朴智旻的手腕儿,目光灼灼,手里都热出了些汗。

 

可朴智旻没等到晚上,他按照约定把自己洗干净了,乖乖地等在房间里,外边儿却稀稀拉拉地来了几个士兵,把他丢进了牢门里。

 

迷迷糊糊地睡了不知道多久,一阵香到发臭的味道把朴智旻扰醒,士兵齐声叫那位“香妃娘娘”。

 

香妃大声斥他,“大胆逆贼,竟加害本朝太子,你可知罪?”

 

“呃,什么罪?”朴智旻并没明白。

 

“定是你这贱民在太子殿下的食物里下了毒!”香妃掩面捂嘴欲哭,“殿下腹部剧痛。”

 

朴智旻一边儿挨板子一边儿狠狠地想,放他的狗屁,谁有空下毒!

 

等等……腹部剧痛?

 

感觉屁股都快裂开了,生理反应眼泪珠子也掉了几滴,意识有点疼得迷糊起来,朴智旻这才终于听见太子的声音了,好吧,这小子总算是来救他了……他伏在田柾国的怀里,有些气急败坏,闭上眼前断断续续地吐出一句。

 

“王八蛋子我说什么了……酸奶……通便……不能……吃……多……”

 

 

 

 

 

老百姓最终是没等到小朴酸奶再开张,听说小朴老板把酸奶事业发展到宫廷里去了。

 

朴智旻的屁股养了一个月才养好,田柾国心念着他喜欢的那一团软肉,跑前跑后,一点儿也没有太子的模样。朴智旻倒是乐呵了,他想起那天,隐约地看见田柾国一脸心疼的模样,本来他自个儿也是在疼的,好像一路跑来,连额前的头发都是汗珠子。

 

“你这么紧张我?”朴智旻颇有兴致,眨眨眼睛问道。

 

“要不没人陪我弹棋子。”

 

“人话?”

 

“要不没人给我做酸奶……”

 

“此话当真?”

 

好吧,田柾国叹了一口气,伸手把朴智旻捞进了怀里,还顺便拨开他的刘海儿,稳实地在额头上印上了一口。

 

“没人能动本太子的人。”

 

 

 

 

The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一颗点 | Powered by LOFTER